熊猫快三

    1. <code id="bxrva"><ol id="bxrva"></ol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bxrva"><rt id="bxrva"></rt></code>
      <output id="bxrva"></output>
        <output id="bxrva"><legend id="bxrva"></legend></output>

        1. <dl id="bxrva"><legend id="bxrva"><blockquote id="bxrva"></blockquote></legend></dl><acronym id="bxrva"></acronym>
          <acronym id="bxrva"></acronym>
        2. <code id="bxrva"><u id="bxrva"></u></code>
          您的位置 : 首頁 > 最新小說 >

          《掌中之物》小說精彩閱讀 《掌中之物》最新章節目錄

          發表時間:2020-05-05 11:53:48    編輯:淚冰清
          掌中之物

          主角是傅慎行何妍的書名叫《掌中之物》,是作者貝昕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一個心狠手辣的男人,一個不屈不撓的靈魂,以及一段處處是錯的糾纏??四年前,她送他進監牢,直至確定他被執行死刑,方才安心。四年后,他扯她入地獄,親眼看著她被侮辱傷害,卻仍不解恨。這是一場精心準備的報復,也是一場隱忍持久的復仇。傅慎行原本以為,何妍會一直是他的掌中之物的。...

          作者:貝昕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現代言情
          立即閱讀

          《掌中之物》 小說介紹

          《掌中之物》是一本非常不錯的現代言情小說,作者是貝昕,主角叫傅慎行何妍,下面一起來看下說的主要內容是:第12章那輛黑色車子依舊停在學校外,何妍一條腿邁上了車才發現傅慎行也坐在后座上。她動作僵了一下,不過也僅僅是僵了一下,然后就坐了進去。傅慎行掃了她一眼,隨手丟了一個紙袋過來,“換上?!彼蜷_紙袋看了看...

          《掌中之物》 第12章 免費試讀

          第12章

          那輛黑色車子依舊停在學校外,何妍一條腿邁上了車才發現傅慎行也坐在后座上。她動作僵了一下,不過也僅僅是僵了一下,然后就坐了進去。

          傅慎行掃了她一眼,隨手丟了一個紙袋過來,“換上?!?/p>

          她打開紙袋看了看,里面是一套黑色的小禮服,還有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子。何妍沒做聲,把袋子放兩人中間一放,轉過頭去看窗外的街景。外面夜幕降臨,霓虹閃爍,街邊的行人步履匆匆,該是都在急著往家趕。

          這個時候,梁遠澤應該到家了,她剛才給他打電話的時他就已經在路上,還當她是催他,只道:“寶貝,稍等一會兒,我還有兩個路口?!?/p>

          她不自覺地抿唇,心里的狠更濃,恨不得能一刀解決了身邊的男人??伤直仨氹[忍著,他可不是那么好對付的,稍有不慎就會功虧一簣,而且她現在也不想死,不想拋下父母,不想拋下梁遠澤。她必須頑強地活下去,只有活著才有“可能”這個詞。

          “很抱歉,打擾你晚上的家庭聚餐了?!彼蝗婚_口,淡淡說道:“也許說了你可能不信,不過我事先的確不知道你晚上有安排?!?/p>

          何妍真想對他這**的謊言報以冷笑,可終究是忍住了,只扯了下嘴角,用著和他一樣虛偽的語氣,不冷不熱地答道:“您客氣了,為您服務,應當的?!?/p>

          傅慎行沒有惱怒,竟還向她紳士般地點頭致意:“謝謝?!?/p>

          車內重又陷入寂靜,過得了一會兒,就又聽得傅慎行淡淡說道:“把衣服換下來?!?/p>

          何妍愣了一下,就見前后椅之間的玻璃擋板自動往上升起,很快,后座就被隔成了一個獨立密閉的空間。她知道這又是傅慎行的有意折辱,不由抿緊了唇,臉色難看的厲害,片刻之后卻是又嗤笑出聲,伸手從衣袋里掏了裙子出來,直接在他面前換了起來。

          車廂很寬敞,她身子骨又纖細,不過片刻功夫就把外套都脫了個干凈,等把黑色的小禮服往身上一套,卻突然發現了問題。

          那裙子的設計相當大膽,不僅是深V領,而且緊包在臀上的裙身兩側竟然還是鏤空的,將她的淡粉色小碎花小褲一展無疑。再回頭看,后腰處竟也有大片的鏤空,直深入腰線下。

          “**?!彼吐曋淞R,恨得咬牙切齒。

          他卻只是輕笑,微微側過身,單手撐著下頜,饒有趣味地看著她,又道:“你身材很好,完全可以**里邊的衣服,對自己有點信心?!?/p>

          何妍想罵他!可她又知道他沒準正等著她這樣反應,于是就生生把怒火壓下了,只咬著牙靜坐了幾秒鐘,然后就毫不猶豫地把衣服全都脫了下來。

          她身材果然是極好,各處比例協調,像是一朵盛開在暗夜里的玫瑰。傅慎行先是驚訝她的大膽,揚眉看她片刻,收起了唇邊的輕笑,只盯著她看。

          何妍驚懼的同時卻又覺不屑,她下意識地往后仰身,試圖遠離他,臉上卻是露出譏誚的笑,道:“傅先生,您別這么看我,我會誤會您的?!?/p>

          傅慎行微微瞇眼,聲音不自覺地帶出些沙啞,“如果不是誤會呢?”

          何妍心驚,唇邊的笑卻愈發冷了幾分,冷聲答道:“那就請您體諒體諒我,我怕我體力頂不住,到時候再給您誤了事就不好了?!?/p>

          傅慎行淡淡一笑,未置可否,不過卻也回過了視線,不再看她。

          車子在一家藏得很深的會所外停下,外面卡樸實無華,待進去了才知里面是別有洞天,而傅慎行領她進去的那間包廂更是極具奢華,富麗堂皇如同宮殿一般,明明光線昏暗,卻又似處處都閃著光,映在鏡面一般的地板上,流光溢彩。

          傅慎行一進去,里面的那些人就都站了起來,“傅先生”三個字此起彼伏地響起來,俱都畢恭畢敬,唯一例外的是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子,雖也站了起來,站姿卻是有些吊兒郎當,與旁人對傅慎行的稱呼也不同,只懶洋洋地叫了他一聲“行哥”。

          傅慎行不以為意,略略點頭,“都隨便坐吧,自家兄弟,不用客氣?!?/p>

          他向里面走,在最靠內的一處沙發上坐下。何妍踩著足有三寸高的細高跟鞋,面色平淡地跟在傅慎行身后走過去,正想著在他身邊坐下,不料他卻突然向之前叫他“行哥”的年輕男人那指了指,道:“你去陪他?!?/p>

          她既沒愣怔也沒驚訝,面無表情地往那男人處走過去,一**坐到了他的身邊。

          年輕男人輕佻地笑起來,手攬上何妍的肩膀,口中卻是叫道:“行哥,你也太照顧我了,這叫我哪好意思啊,好歹也是跟著行哥過來的人,我沾了不太好吧?”

          “遠來是客?!备瞪餍猩裆?,停了一停,目光從何妍身上掃過,又道:“今兒帶她來就是為你,她就是何妍?!?/p>

          聽到何妍的名字,男人先是一愣,隨即臉色就冷了下來,目光陰沉地看向她,透著一股若有若無的恨意。

          這人恨她,這是何妍的第一個認知,緊接著她又想這人會是誰?和另外兩個被她干掉的人中的哪一個有關?可看長相他分明和傅慎行有更多相似的地方,如果只是和傅慎行有關系,傅慎行非但沒死,還活得好好的,他這恨意又是從何而來?

          她不動聲色,微垂著眼簾坐在那里,對身邊男人的態度視而不見。

          那男人卻一把鉗住了她的下頜,把她的臉強橫地抬了起來,陰狠地打量了片刻,又轉頭看傅慎行,似笑非笑地問道:“就這么一個女人?我還以為得是多么天香國色的美人呢!行哥,你說這得多沒見識的爺們才能毀在她手上?還一栽栽仨,都一輩子沒見過女人?”

          傅慎行抬起眼簾默默看他,神色淡漠。

          何妍也輕抿著唇角,既不掙扎也不說話,只把自己當死物。

          那男人看看傅慎行,再瞧瞧何妍,卻是低聲笑了起來。他松開了何妍,重新又仰回沙發上,手搭上她的肩頭,漫不經心地問道:“行哥,你今兒帶著女人來是給我的?”

          傅慎行淡淡說道:“隨便你?!?/p>

          何妍不覺緩緩閉眼,強大的毅力摁著她坐在那里,保持著一動不動的姿態,可皮膚卻不受控制地泛了一層細密的疙瘩,顯露出她此刻內心的恐懼。她緊緊地扣著齒關,不說話,只盯著傅慎行看,恨不能生食其肉。

          身后的男人卻是輕聲而笑,緩緩湊到她的耳后,一字一句地問她:“你很恨他,是嗎?”

          “是?!焙五谷淮鸬?,“誰能不恨呢?”

          男人又笑了,瞥了傅慎行一眼,壓低聲音說道:“那好,我今天給你兩個選擇,要么,你跟這個房間里所有的男人,要么,你只跟他,當著所有人的面?!?/p>

          **,一個比一個**!

          何妍心中在狂罵,微微側過頭看那男人,輕聲問道:“你也恨他,是嗎?”

          男人向她微笑,同樣坦誠,“沒錯,我也恨?!?/p>

          “你是他什么人?”她又問。

          男人臉上露出夸張的驚訝,奇道:“我以為你會我為什么恨他?”

          “因為和你們這些人講不了為什么?!彼届o答道,“和你們講為什么,就和跟你們講道德一樣可笑?!?/p>

          男人看著她,夸張的表情漸漸收斂,過得一會兒,這才又輕笑道:“何小姐,看不出來,原來你竟還是個哲人?!?/p>

          不能答應,絕不能答應,而且這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,傅慎行身上有武器,他會直接殺了她!何妍輕翹嘴角,望向身后的男人,“實話講,如果非要挑個人,我更偏向你。傅慎行叫我感到惡心,他還如要我一條狗?!?/p>

          “你罵我是狗?”男人驚訝地揚眉,卻并不惱怒,他看著那邊的默默喝著酒的傅慎行,又湊到何妍耳邊,緩聲說道:“可他碰過的女人我不碰,我嫌臟?!?/p>

          她低低地嗤笑一聲,也學著他的樣子,把唇貼過去,嘲弄道:“蒼蠅就別嫌蛆惡心了,都一個茅坑里爬出來的,誰又比誰強多少???”

          年輕男人往后錯了錯身子,冷眼打量她片刻,又問道:“這么說來,何小姐是打算和我這幫兄弟們了?”

          包廂里足有十多個男人,除去年輕男人和傅慎行在這邊的U形沙發上,其他人都坐得比較靠外,像是有意給他們兩個留出說話的地,各自擁著一兩個女人說話笑鬧,連往這邊看都不看一眼。

          何妍心中已經拿定了主意,彎唇輕輕一哂,忽地站起了身來,走向陪在傅慎行身邊的那個小姐,伸手向她討要道:“麻煩,借幾個防御品用一用?!?/p>

          小姐愣了一愣,先去看傅慎行,瞧著他沒有反對,這才從皮包里摸出兩個來遞給何妍。

          不想何妍的手還在那里攤著,有些不耐煩地說道:“都給我?!?/p>

          小姐又去看傅慎行,瞧他仍沒什么表示,于是就又掏了兩個給她,瞧她仍不肯收手,只得解釋道:“沒了?!?/p>

          何妍轉身就又往別處走,看情形竟是要向另外的小姐去要。

          “站住?!备瞪餍型蝗徽f道。

          何妍僵了一下,停下來回身他。

          傅慎行卻是看向不遠處的年輕男人,淡淡說道:“夠了,小心傷身?!?/p>

          年輕男人笑著聳了聳肩,一副等著看熱鬧的模樣,攤手笑道:“行哥,這和我沒關系,又不是我要用?!?/p>

          傅慎行眉頭微皺,又抬眼看向何妍。

          何妍死死地咬著唇,明明有淚光在眼中打著轉,臉上卻都是倔強之色。

          傅慎行微微一怔,面色沉了沉,看向那年輕男人,“隨之,別太過火?!?/p>

          “過火?”傅隨之笑,又道:“行哥,是你說要我隨便的。哥,你以前可是最講信用的,許下的話從不反悔?!?/p>

          何妍聽到這名字就已知道兩個人應該是兄弟,只是不知道因為何事不對付,如今要拿她來撒氣。事到如今,除了奮起抗爭她已無半點退路,她看向那傅隨之,憤然道:“隨便就是給我兩個選擇,要么所有的人,要么--”

          她話說不下去,斷然停了下來,微微仰起下巴,倔強地站在那里艱難忍淚。

          第二個選擇一定比第一個還要不堪。傅慎行心里有個大概,抿了抿唇角,輕揮了下手示意身邊的小姐離開,又對何妍淡淡說道:“你過來我身邊坐吧?!?/p>

          小說《掌中之物》 第12章 試讀結束。

          掌中之物
          掌中之物
          貝昕/著| 現代言情| 連載中
          主角是傅慎行何妍的書名叫《掌中之物》,是作者貝昕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一個心狠手辣的男人,一個不屈不撓的靈魂,以及一段處處是錯的糾纏??四年前,她送他進監牢,直至確定他被執行死刑,方才安心。四年后,他扯她入地獄,親眼看著她被侮辱傷害,卻仍不解恨。這是一場精心準備的報復,也是一場隱忍持久的復仇。傅慎行原本以為,何妍會一直是他的掌中之物的。...
          崇州| 呼兰| 盐亭| 梨树| 卓资| 华阴| 信阳地区农试站| 运城| 辽中| 林西| 南澳| 信阳地区农试站| 莒南| 东安| 丽水| 枣阳| 高要| 北仑| 乐山| 七台河| 小灶火| 稷山| 垣曲| 黄石| 南乐| 迭部| 普兰| 临猗| 临湘| 陇西| 元阳| 鸡西| 新泰| 白山| 德州| 龙泉| 开原| 凤城| 榆中| 滦县| 广安| 监利| 韶山| 武鸣| 共和| 五台县豆村| 博乐| 曹县| 合作| 克拉玛依| 卓资| 宁县| 塘头| 双峰| 富顺| 清镇| 兴国| 乌鞘岭| 柞水| 新巴尔虎右旗| 新郑| 绍兴| 太湖| 彰武| 金坛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遵义| 二连浩特| 高州| 温岭| 金平| 淮阴县| 昆明农试站| 社旗| 海城| 京山| 鲁甸| 新兴| 伊吾| 永新| 浦东| 北碚| 库伦旗| 嵊泗| 乐陵| 芷江| 灌南| 冠县| 炉霍| 蠡县| 桂林| 长乐| 姚安| 白城| 德庆| 祁阳| 澧县| 杭州| 天池| 綦江| 黔西| 桃江| 水城| 华山| 宜宾县| 鹰潭| 定边| 亳州| 民和| 彰武| 子洲| 临淄| 头道湖| 孤家子| 天柱| 揭阳| 都匀| 石台| 广河| 筠连| 商城| 北安| 川沙| 马山| 台儿庄| 海南| 陈巴尔虎旗| 且末| 渠县| 舒城| 会东| 达州| 隆尧| 三台| 泗洪| 新昌| 阳江| 石浦| 乐平| 北安| 安溪| 民丰| 潼关| 金溪| 合阳| 括苍山| 封丘| 进贤| 环江| 唐海| 昌黎| 龙胜| 邕宁| 炉山| 沂南| 呼兰| 宜章| 伊春| 棠荫| 乌兰浩特| 江永| 高力板| 安泽| 固原| 磴口| 普定| 镇巴| 霍城| 上杭| 霍林郭勒| 宝丰| 娄底| 建平| 宜兰| 黎平| 浩尔吐| 广水| 西乌珠穆沁旗| 皋兰| 环江| 锦屏| 旅顺| 和布克赛尔| 临江| 铁卜加寺| 昌黎| 江门| 太华山| 洛川| 浏阳| 凤阳| 长子| 敦化| 伊金霍洛旗| 青龙| 昭通| 卫辉| 河源| 汶上| 博克图| 兴隆| 玉溪| 武义| 平南| 漾鼻| 乐东| 溧阳| 白沙| 稷山| 江门| 宁都| 博爱| 塘头| 张家川| 麻黄山| 定南| 会同| 大余| 蕲春| 宜宾农试站| 和林格尔| 北票| 高县| 赤峰| 涞水| 高密| 凤凰| 新巴尔虎左旗| 双江| 淄川| 胡尔勒| 资源| 交口| 伊宁| 漯河| 兴隆| 泰顺| 普兰店| 南阳| 循化| 罗江| 竹溪| 黑水| 宁洱| 藁城| 临泉| 内邱| 南乐| 民乐| 柳林| 台山| 诺木洪| 徐闻| 正安| 石台| 镇江| 安平| 镇源| 阳泉| 且末| 新安| 太白| 巨野| 福清| 塔中| 明溪| 大兴安岭| 白云鄂博| 普洱| 建瓯| 兴宁| 宜都| 博罗| 荥阳| 金沙| 广灵| 信阳| 泸溪| 龙胜| 南京| 乌拉特后旗| 德令哈| 北海| 临泽| 硇洲| 宝鸡县| 江陵| 忻城| 阿荣旗| 普定| 厦门| 新余| 新和| 沾化| 元江| 色达| 滦县| 资源| 遂川| 长顺| 榆树| 呼中| 胡尔勒| 辽源| 武川| 德清| 鄞县| 汶川| 鄞州| 吉首| 八宿| 东阳| 秦皇岛| 公安| 沁县| 罗子沟| 西昌| 乐至| 鞍山| 嘉禾| 景东| 银川| 广汉| 佳县| 诏安| 穆棱| 诸城| 明溪| 浪卡子| 苏州| 佳县| 姚安| 旬邑| 巴马| 海淀| 合水| 太谷| 天门| 郏县| 茂县| 原阳| 桂林| 宁陵| 循化| 日喀则| 钟祥| 余姚| 双柏| 新田| 五大连池| 内乡| 枝江| 濮阳| 盐城| 铜锣湾| 镇康| 鲁甸| 邹平| 岫岩| 福海| 木兰| 灵宝| 永和| 丰镇| 通辽| 宜都| 石屏| 洋县| 息县| 五指山| 桂林| 宁化| 长顺| 天池| 墨玉| 襄樊| 比如| 孟村| 绍兴| 英吉沙| 安平| 凤山| 关岭| 丹寨| 定襄| 太湖| 准格尔旗| 镶黄旗| 石楼| 徐州| 射洪| 绥芬河| 洪洞| 蔡家湖| 安吉| 大佘太| 娄烦| 香港| 长泰| 黄陵